安翌

【牢骚】二零一三是我本命书。但末日曙光不是。我只认二零一三。不认末日曙光。骂我弱智也好,怎么样我都不认。二零一三才是我看的,我喜欢的那本原耽。不是末日曙光。【大声逼逼】

【今天恋爱不打人】又名【哄媳妇一百式】

#原型是我们班上一对腻歪的狗男男,名声都传到班外了,还是俩学霸#只是有感而发,我并不是文手,我只是一条咸鱼
            【吵架篇
                   1
现在是上午9:30,许晗很不高兴。
  他又和那位众q大女生口中“无比温柔俊雅有才多金”的苏文吵架了。
  一想到某人垂着眼眸抿着薄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的样子,许晗就一阵难受。
  他从床头拿过自己的手机,翻到通讯录,找到那个名字,看了一会儿,又锁屏。
  许晗心里尽管纠结的要死,但他面上可不会表现一分,这样呆坐了一会儿,他随便换了一件衬衫套了一条修身的牛仔裤就出了宿舍门。
  上午他没有课,按照他的作息习惯,他本来会直接睡到10点,但他今天从7点就翻来覆去睡不着,现在困得要死。
  都怪苏文。
  许晗在心里愤愤不平地想,他现在很想找个人打一架。
  一个清俊的男生独自走在学校里,自然会吸引不少目光,尤其,他还是许晗。
  一个人打趴下三个人的许晗。
  有几个同系的女生都在悄悄地往许晗身上瞄,终于,有一个女生像是忍不住似的,小心地走近了一些,红着脸说:“许……许晗,苏文学长在人文楼301听陈教授的课,他说,你想找他,可以去那里。”
  许晗瞥了那个女生一眼,少年冷冷的目光让女生吓得一缩,却不知道许晗吓人的目光并不是给她的。他在自己心里给苏文扎起了小人:靠!为什么是劳资来找他啊!应该是他来找劳资啊!生气!掀板凳!哼!
  心里这么想着,许晗却不受控制地往人文楼走,许哥很不爽地想:又是我,又是我,他不让我打架,还得我去找他(ノ=Д=)ノ┻━┻
  许晗想着,右脚就要跨上人文楼的台阶了,他突然顿住,想了想,又转身,坐在了楼门前的台阶左侧,用手撑着下巴,无聊地打量着面前来来往往的学生。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q大的下课钟声响了。
  许晗可以听到从他身后的楼里传来高高低低的脚步声和学生三三两两说话的声音,他们从许晗身边走过,他甚至还听到一个女生小声地惊叫道:“这个是不是许晗?他为什么坐在这里?”女生身旁一个男生则压低了声音:“不知道,可能在蹲人?说不定又有谁惹到他了。”
  许晗微闭着双眼,没有理会他们。他把头更低下去了一点,惹他的多,他惹的人也不少,系里系外少说也有十几个,他暂时不想被他们看见。
  他就这么垂眸微微眯了一会儿,突然感觉有人在他身后蹲下,把双手按在了他的肩上。熟悉的清冽气息铺天盖地地包裹了许晗,然后他听到那个十分欠揍的嗓音低低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许小朋友,在这里等谁呢,哥哥陪你玩玩好不好呀。”
  许晗终于把眼睛睁开,伸手把某人都快贴上自己耳朵的脸推开,耳廓上还有让人脸红的温热气息,他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耳朵。
  苏文淡笑着看着许小朋友一副快要炸毛的样子,伸手就把他按进了怀里。
  “我不让你打架,不是我要护着那几个男生,”他把下巴轻轻地放在许晗毛茸茸的头顶,
  “媳妇儿,你要是受了伤出了事,我就得独守空房了。”
  “你看你这么笨,我怎么敢放你出去。”
  ……
  许晗扯着苏文衣服的手渐渐缩紧了。
  下一刻,他干脆地推开了苏文。
  “谁……谁是你媳妇儿!”苏文这个蛇精病!蛇精病!!
  两个人的争吵散得总比来得快,拌嘴什么简直就是日常,苏文总是变着法逗许晗,看着许晗脸红炸毛气得跳脚,就像一只上窜下跳的猫咪,却拿他没有办法,再上去把毛给捋顺了。
  调戏媳妇儿,早就是苏文的必修课了,用许晗的一句话描述,就是:皮上温柔有礼二十四孝好男友,皮下白日宣淫超级老流氓蛇精病。
  苏文:我媳妇说啥我都听着。
                 2    
  许晗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了。
  你说作为一个新世纪纯天然gay ,
他两条腿的姑娘不好找,三.条.腿的汉子还不好找吗,偏偏他找的这个,不让他在上面也就算了,连他唯一行走江湖的家底本领打架都不让干。
  许晗很是委屈。但他不得不放弃他那本来就不怎么存在的面皮,说上一句:比起和苏文这个老流氓在一起没羞没躁之前,他确实不怎么打架了。
  结果一个手痒,他又暗搓搓地替人家打抱不平,要揍那几个社会小青年一顿。
  许晗养成了这个性子,也不能全怪他。母亲把他一生下来,留下一笔钱就跑没了影,听说是去追寻真爱了(说不定还不是许晗他爹),可把许晗外公气得不行。他和自己外公生活这么多年,不知道被人暗地里嘲笑了多少回是个没爹没娘的小破孩,尽管许晗外公身份不低,是政府机关里的老领导老高层了,但这也意味着没谁能够管的了许晗,他一个小破孩就这里浪那里浪的,把笑他的一个一个揍过去,打的人没有几百也有几十,可把许晗外公气得吹胡子瞪眼,直说大的不正小的歪。可许晗出了打架,居然也没做过什么过界的事情,上了高中,甚至还渐渐像回了魂似的,成绩到了年级中上游,高考还突然发挥超常,考上了q大,甚是奇怪。
  人苏文就不一样,家里书香门第,父母皆是名流上层的人物,家中就他和他哥两个,还各个争气,哥哥接手公司,弟弟学习顺风顺水,考上名校,准备毕业从医。要实在找个不足,就是苏文他是个gay 。
  开头他父母是极为震惊,但思索过后,却接受了这近乎等于往他们嘴里扔翔的事实:小儿子就是拿来宠的嘛,大儿子正常就可以了,哪来那么多要求。
  所以,苏文老流氓就下手极为迅速地把许晗给捉了来。
  许晗要打的那几个社会小青年对他来说其实是真的so easy,他人往那里一站,好一副斯文清俊的模样,那几个小青年却吓得不行,直说许哥我认识您,哪里敢到您的地盘上作妖呢,我们老大都被你打过了您就别再伤了自己的玉手了。
  许晗一听诶这有意思,还想再听几句,那苏文就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冒了出来,接着就吵了。
  许哥一赌气,那马上理了点衣服拎着行李箱就从苏文的房子里出来了,干脆回了宿舍。
  我真是瞎了眼了。
  许晗想了半天,也舍不得去骂一句苏文,只好骂起了自己。
  苏文也很是头痛。
  有一个喜欢约架的媳妇儿,能不头痛吗。
  但苏文没办法,媳妇儿的毛病是得治的,但媳妇的毛还是得顺的,否则好不容易弄到的宝贝就回不来了。
  他还是得哄着疼着,谁让这是他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儿。
于是第二天大早苏文坐在生物实验室里,一堆骨架模型中间,一边听着陈老讲课,一边盯着一个骷颅头黑黑的眼洞看,想着怎么哄媳妇儿。
  骷颅头:你别看了我害怕。
  嗯,媳妇儿脸皮薄,我在哪儿他肯定不会找人问,我得让人告诉他。
  苏文第一次悄咪咪在课上点开手机,往学生会发了一条消息。
  学生会全员:……(就算你是会长也不带这样的吧摔!)
  恩,媳妇儿肯定不会上来,我得自个儿下去。
  下课了,于是苏文下去了。
  媳妇儿果然在。现在需要一个抱抱。
  于是苏文抱到了软软的许哥。
  还差几句情话。
于是苏文说了,果不其然看到许哥耳朵尖红了,但也把他挣开了。
  最后的最后,还差一个吻。
  苏文悄咪咪亲上了自家媳妇儿软乎乎的小嘴儿。
  正午的阳光,柔和地撒在轻轻吻着对方的两人身上。
 

傅闻夺×唐陌车 R hhhh

高举维C糖大旗
这个坑太冷了,我开car
车z
无剧情纯r
【已找福娃授权】
新年快乐
自己产粮喂饱自己
链接走评论

这个坑怎么这么冷我不信我不信
摸一个暂时只打个酱油的红桃王后和一个B先生(服装微参考)
这坑冷的我可以躺在里面望天

突然码一个文案,也只是码一个文案
写番外的那位动作很快,会先出
文案:
《今天恋爱不打人》
  震惊!一撸袖子就能把人掀翻的许哥竟然软成这样!
一对大学狗男男的日常
  受:没有拳头解决不了的事。
  攻:有的。但你脱掉衣服就好了。
  受:(撸起袖子)
  攻:手臂怎么够,继续。
许哥哀嚎一声,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苏文微笑着开始撕【。】
许哥:????你不能这样这是法制。。。。社会。。。
苏文:这是情趣。
   苏文×许晗
温文尔雅流氓攻×各种能打炸毛受
1v1 主受 一个突如其来的小甜饼
  颜狗安创造最帅的狗男男
【只挖了个坑,不知何时填好】
主笔:安翌
特邀番外: @马家庄总裁
感谢指导! @inocuK

大清早大号all350想赌青江
迎来第二只茶丸
小号想赌把太
撑死不出
在世界看着大号的履历瑟瑟发抖

小号限锻出货了啊hhhh明老板
各位婶加油

一张三日月【比例&设定崩】
本来是画的小正太,手一抖就。。。恩就当是LV1吧
希望画了一张爷爷也能欧一次把他肝出来hhhh